海賊王:那些塑造較為失敗的角色?

漫酱~ 2020/12/18 檢舉 我要評論

角色塑造這件事情,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。既然尾田是將每個角色利用得非常充分的創作者,我們可以試著從角色使用率的獨特角度,逆向評判角色塑造。

標準為:

1.直接出現在後續主線

戰鬥劇情。

2.側面影響後續背景劇情。

3.時不時來自世界的甲板或正式漫畫報平安。

4.扉頁讀者要求或尾田自願的命題作畫。

5.SBS出場。

1,這個角色的登場時機不對。

長鏈島夾雜在空島和水之都兩大篇章間,是極致浪漫談轉換到「陰鬱苦情戲」的過渡搞笑劇情,整個33卷路飛團與福克西海賊團的爭鬥,就像龍珠裡把弗利薩打完,人造人和沙魯沒登場前,來個雜燴飯大王復仇篇一樣。

比如銀狐福克西的懸賞金2400萬,這可是剛下空島的劇情,不說「價值5億」的艾尼路不服,就說這兩位。

懸賞金5500萬的貝拉米,懸賞金3800萬的薩奇斯,能在路飛手上走一個回合麼?

然而32卷結尾起到34卷開頭,路索香被福克西與三手下的智鬥不斷打倒,與當時漫畫風格已經不相容了,熱血戰鬥漫是沒法回歸搞笑戰鬥漫的,這一點就是卡卡羅特和孫悟空的區別。

比如這兩個戰鬥場面

2.DBF的趣味不夠,整個章節的水準有缺陷。而且福克西本人的卑鄙、自卑與搞笑,不但與某兩人重複,還遠遠不及卑鄙大神巴基和自卑大神烏索普深入人心。

3.原本承擔的劇情使命完成了一半。長鏈島其實有兩個劇情作用,一是堅持羅賓主權不放鬆,使羅賓走上絕路。

名場面,路飛:「我的同伴你死也別想搶走任何一人!」

這個搶隊友遊戲與青雉的突然出場,讓羅賓認清在夥伴身邊真的會害死他們,逼她走上完全黑化的道路。另一個作用其實是不斷提醒草帽團隊缺少船匠的緊迫性。比如遊戲第一戰,製作小船參加比賽,考驗的是船匠的實力。

娜美「這船不會沉麼?」烏索普「我又不是真正的船匠!」

遊戲第三戰船長1V1,福克西「闊氣」地說在我船上隨便打,我們團優秀的船匠多得是!

而遊戲結束時,又特意提到路飛有一個隊友選擇權,可以選擇船匠。

不好意思,我都不要!

而需求船匠,基本上讀者都是在水之都才留下了重要記憶,這裡的刻畫基本忽略不計。

作為一個篇章[大.B]OSS,銀狐福克西甚至不如吞吞瓦爾波和斯潘達姆,以[大.B]OSS的咖位來看,他算夠失敗的。

挖掉福克西的登場直接進青雉長鏈島追殺情節,完全不影響海賊王漫畫的劇情推進。

為了寫這個回答冒死把32-34卷回顧了,這15話的戰鬥真乏味,唯三的亮點是山治和索隆。

307話小插曲,山治對烏索普說了這樣不吉利的話-「

保不住兩位淑女,你就準備下船吧!」馬上劇情可是水之都,山治你烏鴉嘴了。

還是不及當年「烏索普,為了娜美小姐的安危,我隨時可以犧牲你!」那麼搞笑。

另一個是索隆安慰喬巴「少在那裡哭哭啼啼的,難看死了,當初是你自願和我們出海的,不管死在哪裡,都是自找的,怨不得別人,既然接受了挑戰,就要奮戰到底,沒看到烏索普他們已經盡力了麼?你以為在海賊的世界裡,有誰會同情你的眼淚?是男人的話,就咬緊牙關,耐心看完這場比賽!」

最後的亮點和福克西無關,已經屬於突然襲來的青雉了。當索隆和山治回到梅麗號,面對烏索普的質疑「你們怎麼能把船長丟下!」

山治和索隆難得的口徑一致,心有靈犀。

山治「閉嘴,是他說要單挑,你不懂麼?這是船長的命令!」

索隆「別吵了,現在團隊面臨存亡危機,不管這個決定是不是路飛突然想到的,我們都要做最壞打算,這種時候,我們除了順從船長,又能如何呢!」

可以看到,同樣是擔心路飛安危,心態失控的山治和索隆依然能做到:

1,尊重船長命令。

2,面對突如其來的不可抗力,咬牙接受現實。

以山治的「你還不懂麼」和索隆的「無論這是不是他突然想到的」來看,索隆和山治都明白,要麼路飛成竹在胸,有秘笈對付海軍上將青雉,然而這個可能性極低,要麼就是路飛以船長命令及時止損,不能把草帽團三大主力都斷送在青雉手上,這種情況就要做好路飛永遠回不來的打算。

這也是烏索普欠缺的兩點,預示了水之都他不服從路飛棄船命令,也不能接受梅麗號走到生命終點的現實。

還有一個著名鋪墊來自路飛和羅賓康復的那天,當晚羅賓失眠的畫面與白天烏索普「一直都會有這麼強的傢伙追殺我們麼,我只能站一旁緊張而已。」

索隆及時打斷「快點休息,你太累了。」

這也埋下烏索普丟失2億貝利,陷入無用拋棄論的死結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